lazycat2333333

APH 主推
米英/法英/露普/親子分
另有其餘cp,數目太多不能詳錄
雷中/國相關cp向
Es主推零晃

別扭的英國人送給法國人最棒的生日禮物

人設仏英
文筆渣得不能再渣了,oocBUG什麼的也敬請見諒

14/7,這天既是法國的國慶日,亦是弗郎西斯的生日。
在此之前,弗郎西斯已經經歷過了29次生日。這29次生日中,某人從來都不曾缺席,並且每年都會送出糟糕至極無比諷刺的禮物,並且向弗朗西斯祝賀着挖苦的話語,而且精緻小巧的臉也總會今人氣憤地得意洋洋地笑著,那對粗眉毛也是配合地囂張上挺着。年年皆如此,沒有任何的變化。
既然先前的29次生日也是這樣,從來如此,那麼第30次生日也不會有任何變化了吧。
「哈哈哈哈哈!弗朗西斯,恭喜你又老了一歳!祝賀你正式脫離年輕人行列,邁入了三十大關大叔的大門!為了祝賀你成為大叔,我特地向你送上這部由我親手製作的自動鄙視法國機!哇哈哈哈哈,生日快樂,弗.朗.西.斯.大.叔!」
看吧,果然和以前一模一樣,而且不知是否因為是弗朗西斯30歲生日的關係,嘲諷的意味比以前更重了。
「亞瑟!難得這次是哥哥我的三十歲生日,你就不能對哥哥溫柔一點嗎?」
「抱歉這是不可能的事,」亞瑟抱著雙臂,仰起頭試圖仰視弗朗西斯(儘管,他其實比弗朗西斯矮),張狂地笑着「除非有一天太陽從西邊出來吧」說完便哈哈大笑。
「可惡,你這工口大使!你明明也就只比哥哥年輕一歲而己!話說,你還真的動手做了這機器啊,我還以為你是說笑呢⋯⋯」弗朗西斯把玩起手上的機器,轉了轉它的手柄,一個英國國旗款式的中指木版便彈了出來,「這東西完成度真高啊喂,木廂也是用了高等貨式,轉手柄時還會有音樂演奏⋯⋯」弗朗西斯無奈地嘆了口氣,這個機器去除紙版,明明便是一個很好的音樂箱,手工也絕對是上乘的,木箱邊上甚至更刻有玫瑰花紋,製作相當用心,如果只是普通的嘲諷禮物,是不可能如此精細的,看來英國人打從一開始便要送一個音樂箱給法國人,只是送禮的方式極其叼轉與別扭。這還真是他的風格呢,法國人心中如此想道。
「對了弗朗西斯,你家現在有紅酒嗎?」説著,便已經自己脫下了西裝外套掛在沙發上,很熟絡地自己走進弗朗西斯家廚房,打開了酒櫃,「什麼嗎,這支不是滿好嗎?」
「就知道你會特地來我家是為了這,早就開好了酒了,」弗朗西斯把紅酒倒進酒杯中,遞給了亞瑟,「來,紅酒。不過你只喝一點便好了哦,你待會兒還要回去吧,哥哥可不想抬你回去,這種事還是叫你的表弟來做吧。」
亞瑟搶過了酒杯,「不用你的擔心,我可沒有那麼易醉。」然後慢慢喝起紅酒來。
然後,惡瑟果然醉了。
看著眼前已經喝得有點醉了的亞瑟,弗朗西斯無奈地想着他接下來的悲運,今天阿爾弗雷德住在大學宿舍裏,因此是不可能叫他來的了,只可以是自己抬他回去了,為什麼自己生日還要干這樣的差事呢,還要是年年也如此。弗朗西斯看著眼前的醉鬼,慶幸他今年不是醉的那麼過分,還算保有理智,頂多是走不穩路而已。
「想來,我們之間也己經認識了接近三十年呢,」弗朗西斯坐在椅子上,看著愈來愈醉的亞瑟,「這麼多年,我們之間也是一直不斷吵著架,學生時代更是不停打着架,關係完全沒有變化過。」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上天偏偏總讓我和你粘在一起,打從出生時便是這樣,跨過陽台就能穿過兩家,從幼稚園到大學也是同一間的狗屍運,選學生會時也是,我是自己自薦會長的也是算了,你居然被你的惡友強制推薦當副會長?!最差勁的是連我們的公司中間也就僅隔著一間麵包店,我們倆真是有着美好至極的孽緣呢!」
「這樣也挺好的不是嗎,反正你也很喜歡哥哥對吧?」
「哈?!抱歉這是不可能的事,我是不可能喜歡你這樣的紅酒混蛋的。你的腦袋沒事吧?」說完,亞瑟便轉過身,不再面對弗朗西斯。
「即使你在喝着由紅酒混蛋開給你的紅酒?」
「美酒是無罪的,你這人即是全身上下都早己腐爛了。」
「那個呢小少爺,」弗朗西斯走到亞瑟面前,與他面對面,無奈又窮溺地看著他,「你偶爾也坦率一點吧,今天可是哥哥的生日哦?即使我早就知道你深愛著哥哥,三十年來你也依舊是這樣的態度,即使是哥哥我也會想要點獎勵啊。」然後,弗朗西斯又轉過身使背靠著沙發,眼神卻依舊看著二十九年來他一直等待著的那個人,「不過,如果你樂意的話,哥哥我也能一直保持著這份暖味的距離感持續下去哦,這種關係我也滿享受的呢。即使變成了老頭子,我也願意一直和你對著干,一直等待下去哦,直到死前也一直如此。」
說完,弗朗西斯便不再說下去。他看著亞瑟又轉過身去了,並且站了起來。
「說來,為了慶祝你真的成為大叔了,我還準備了多一份禮物。」亞瑟從他的公事包裏翻出了一個盒子,走向弗朗西斯。正當弗朗西斯正在疑惑時,亞瑟抓著了他的左手,從盒子裏拿出什麼東西套向了他的中指。弗朗西斯定睛一看,那是一集樸素的銀製結婚戒指。弗朗西斯驚呆了,急忙抬起頭看向亞瑟,只見對方又轉過了身,耳尖上有一點發紅。「為了讓你這紅酒混蛋永遠記得自己只是一個卑微又風流多情的法國青蛙大叔,我特地訂造了一集銀戒刻着這些話,讓你以後在舉中指時能夠永遠記得你只是一隻法國青蛙,可不要誤會了。」
弗朗西斯驚呆了,聽完亞瑟的話,便開始笑了起來「真是服了你這小少爺,居然能把左手中指戴結婚戒指説成這樣,你是天才嗎這樣的藉口還真虧你想得出,謝謝你,這還真是最棒的生日禮物了。」弗朗西斯拉過亞瑟,猛地親了上去,但卻在親之前被亞瑟撥開他的臉,亞瑟一臉嫌棄地說「喂,你這紅酒混蛋干嗎忽然親了上來。」
弗朗西斯把額頭抵在亞瑟的額頭上,牽着亞瑟的雙手,笑嘻嘻地說「沒什麼,願意與我這卑微又風流多情的法國青蛙大叔訂婚的我親愛的小少爺。」






END





恭喜法叔收到了人生中最美好的生日禮物!
這篇設定是法叔一直單戀?(不算吧畢竟眉毛也愛着法叔,只是怎看這也像單戀唉)着眉毛,足足29年一直陪伴在他身邊,不過眉毛一直沒有示意(不如說是無視了法叔的愛意),法叔也沒有採取進一步的行動,就只是一直等待著眉毛的反應,因為他很尊重眉毛的選擇嗎。兩人的關係就一直是這種不上不下的狀態,也沒有誰想打破這種關係,如果眉毛沒有主動作出回應的站,恐怕這兩人也只會一直這樣下去,直到死時都是這種關係吧。反正法叔已經陪伴在眉毛身邊29年了,再陪過幾十年也完全沒問題。不過嗎,即使是法叔,陪了這麼多年也會想要點獎勵吧,本來法叔只是期待著眉毛口頭上能坦率一點的,諸如認真的說一句生日快樂便已經很滿足了,結果卻想不到有眉毛整個人做獎勵,恭喜法叔抱得愛人歸w
對了!自動鄙視法國機長這樣!是從微博上看到的,覺得很適合便讓眉毛手動重現了一個送給法叔了!
http://m.weibo.cn/2429257677/4111412219552316?uicode=10000002&moduleID=feed&mid=4111412219552316&luicode=10000011&_status_id=4111412219552316&lfid=2308695669723333_-_mix&sourcetype=page&lcardid=2308690011_2429257677_4128000368674176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