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zycat2333333

APH 主推
米英/法英/露普/親子分
另有其餘cp,數目太多不能詳錄
雷中/國相關cp向
Es主推零晃

別扭的英國人送給法國人最棒的生日禮物

人設仏英
文筆渣得不能再渣了,oocBUG什麼的也敬請見諒

14/7,這天既是法國的國慶日,亦是弗郎西斯的生日。
在此之前,弗郎西斯已經經歷過了29次生日。這29次生日中,某人從來都不曾缺席,並且每年都會送出糟糕至極無比諷刺的禮物,並且向弗朗西斯祝賀着挖苦的話語,而且精緻小巧的臉也總會今人氣憤地得意洋洋地笑著,那對粗眉毛也是配合地囂張上挺着。年年皆如此,沒有任何的變化。
既然先前的29次生日也是這樣,從來如此,那麼第30次生日也不會有任何變化了吧。
「哈哈哈哈哈!弗朗西斯,恭喜你又老了一歳!祝賀你正式脫離年輕人行列,邁入了三十大關大叔的大門!為了祝賀你成為大叔,我特地向你送上這部由我親手製作的自動鄙視法國機!哇哈哈哈哈,生日快樂,弗.朗.西.斯.大.叔!」
看吧,果然和以前一模一樣,而且不知是否因為是弗朗西斯30歲生日的關係,嘲諷的意味比以前更重了。
「亞瑟!難得這次是哥哥我的三十歲生日,你就不能對哥哥溫柔一點嗎?」
「抱歉這是不可能的事,」亞瑟抱著雙臂,仰起頭試圖仰視弗朗西斯(儘管,他其實比弗朗西斯矮),張狂地笑着「除非有一天太陽從西邊出來吧」說完便哈哈大笑。
「可惡,你這工口大使!你明明也就只比哥哥年輕一歲而己!話說,你還真的動手做了這機器啊,我還以為你是說笑呢⋯⋯」弗朗西斯把玩起手上的機器,轉了轉它的手柄,一個英國國旗款式的中指木版便彈了出來,「這東西完成度真高啊喂,木廂也是用了高等貨式,轉手柄時還會有音樂演奏⋯⋯」弗朗西斯無奈地嘆了口氣,這個機器去除紙版,明明便是一個很好的音樂箱,手工也絕對是上乘的,木箱邊上甚至更刻有玫瑰花紋,製作相當用心,如果只是普通的嘲諷禮物,是不可能如此精細的,看來英國人打從一開始便要送一個音樂箱給法國人,只是送禮的方式極其叼轉與別扭。這還真是他的風格呢,法國人心中如此想道。
「對了弗朗西斯,你家現在有紅酒嗎?」説著,便已經自己脫下了西裝外套掛在沙發上,很熟絡地自己走進弗朗西斯家廚房,打開了酒櫃,「什麼嗎,這支不是滿好嗎?」
「就知道你會特地來我家是為了這,早就開好了酒了,」弗朗西斯把紅酒倒進酒杯中,遞給了亞瑟,「來,紅酒。不過你只喝一點便好了哦,你待會兒還要回去吧,哥哥可不想抬你回去,這種事還是叫你的表弟來做吧。」
亞瑟搶過了酒杯,「不用你的擔心,我可沒有那麼易醉。」然後慢慢喝起紅酒來。
然後,惡瑟果然醉了。
看著眼前已經喝得有點醉了的亞瑟,弗朗西斯無奈地想着他接下來的悲運,今天阿爾弗雷德住在大學宿舍裏,因此是不可能叫他來的了,只可以是自己抬他回去了,為什麼自己生日還要干這樣的差事呢,還要是年年也如此。弗朗西斯看著眼前的醉鬼,慶幸他今年不是醉的那麼過分,還算保有理智,頂多是走不穩路而已。
「想來,我們之間也己經認識了接近三十年呢,」弗朗西斯坐在椅子上,看著愈來愈醉的亞瑟,「這麼多年,我們之間也是一直不斷吵著架,學生時代更是不停打着架,關係完全沒有變化過。」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上天偏偏總讓我和你粘在一起,打從出生時便是這樣,跨過陽台就能穿過兩家,從幼稚園到大學也是同一間的狗屍運,選學生會時也是,我是自己自薦會長的也是算了,你居然被你的惡友強制推薦當副會長?!最差勁的是連我們的公司中間也就僅隔著一間麵包店,我們倆真是有着美好至極的孽緣呢!」
「這樣也挺好的不是嗎,反正你也很喜歡哥哥對吧?」
「哈?!抱歉這是不可能的事,我是不可能喜歡你這樣的紅酒混蛋的。你的腦袋沒事吧?」說完,亞瑟便轉過身,不再面對弗朗西斯。
「即使你在喝着由紅酒混蛋開給你的紅酒?」
「美酒是無罪的,你這人即是全身上下都早己腐爛了。」
「那個呢小少爺,」弗朗西斯走到亞瑟面前,與他面對面,無奈又窮溺地看著他,「你偶爾也坦率一點吧,今天可是哥哥的生日哦?即使我早就知道你深愛著哥哥,三十年來你也依舊是這樣的態度,即使是哥哥我也會想要點獎勵啊。」然後,弗朗西斯又轉過身使背靠著沙發,眼神卻依舊看著二十九年來他一直等待著的那個人,「不過,如果你樂意的話,哥哥我也能一直保持著這份暖味的距離感持續下去哦,這種關係我也滿享受的呢。即使變成了老頭子,我也願意一直和你對著干,一直等待下去哦,直到死前也一直如此。」
說完,弗朗西斯便不再說下去。他看著亞瑟又轉過身去了,並且站了起來。
「說來,為了慶祝你真的成為大叔了,我還準備了多一份禮物。」亞瑟從他的公事包裏翻出了一個盒子,走向弗朗西斯。正當弗朗西斯正在疑惑時,亞瑟抓著了他的左手,從盒子裏拿出什麼東西套向了他的中指。弗朗西斯定睛一看,那是一集樸素的銀製結婚戒指。弗朗西斯驚呆了,急忙抬起頭看向亞瑟,只見對方又轉過了身,耳尖上有一點發紅。「為了讓你這紅酒混蛋永遠記得自己只是一個卑微又風流多情的法國青蛙大叔,我特地訂造了一集銀戒刻着這些話,讓你以後在舉中指時能夠永遠記得你只是一隻法國青蛙,可不要誤會了。」
弗朗西斯驚呆了,聽完亞瑟的話,便開始笑了起來「真是服了你這小少爺,居然能把左手中指戴結婚戒指説成這樣,你是天才嗎這樣的藉口還真虧你想得出,謝謝你,這還真是最棒的生日禮物了。」弗朗西斯拉過亞瑟,猛地親了上去,但卻在親之前被亞瑟撥開他的臉,亞瑟一臉嫌棄地說「喂,你這紅酒混蛋干嗎忽然親了上來。」
弗朗西斯把額頭抵在亞瑟的額頭上,牽着亞瑟的雙手,笑嘻嘻地說「沒什麼,願意與我這卑微又風流多情的法國青蛙大叔訂婚的我親愛的小少爺。」






END





恭喜法叔收到了人生中最美好的生日禮物!
這篇設定是法叔一直單戀?(不算吧畢竟眉毛也愛着法叔,只是怎看這也像單戀唉)着眉毛,足足29年一直陪伴在他身邊,不過眉毛一直沒有示意(不如說是無視了法叔的愛意),法叔也沒有採取進一步的行動,就只是一直等待著眉毛的反應,因為他很尊重眉毛的選擇嗎。兩人的關係就一直是這種不上不下的狀態,也沒有誰想打破這種關係,如果眉毛沒有主動作出回應的站,恐怕這兩人也只會一直這樣下去,直到死時都是這種關係吧。反正法叔已經陪伴在眉毛身邊29年了,再陪過幾十年也完全沒問題。不過嗎,即使是法叔,陪了這麼多年也會想要點獎勵吧,本來法叔只是期待著眉毛口頭上能坦率一點的,諸如認真的說一句生日快樂便已經很滿足了,結果卻想不到有眉毛整個人做獎勵,恭喜法叔抱得愛人歸w
對了!自動鄙視法國機長這樣!是從微博上看到的,覺得很適合便讓眉毛手動重現了一個送給法叔了!
http://m.weibo.cn/2429257677/4111412219552316?uicode=10000002&moduleID=feed&mid=4111412219552316&luicode=10000011&_status_id=4111412219552316&lfid=2308695669723333_-_mix&sourcetype=page&lcardid=2308690011_2429257677_4128000368674176

獨立紀念日快樂!

初次嘗試寫的同人,慶祝米誕
有米英傾向
微甜

美/國今天久違地一大清早便起了床,早早的迎接了這一天的開始。
伸了個懶腰後,美/國慢慢的爬下了床,脖子上的狗牌與胸膛相撞,發出了清響的金屬音。抹了抹眼睛,接著走出睡房,沿着走廊一路打着呵欠一路走到了廁所。洗漱後,美/國便徹底醒了過來,正式開始了這一天。
回到房間後,便接獲了今天第一通賀電:「bonjour❤️這裏是被大家所愛著的華麗又美麗的法/國哥哥哦~美/國你是不是很想念哥哥我呢❤️」
「啊哈哈哈哈☆法/國你還是一如以往的噁心呢,放心吧hero我完全不想你哦!」美國一邊脫掉他的小熊睡衣,一邊回應道。
「美/國你好過分!一點也不對哥哥溫柔!算了美/國,說回正事吧,你收到哥哥寄出的包裹沒有?」
美國用頭夾着電話,穿好了褲子,一邊穿著上衣一邊探出頭看了看玄關,看到了幾個包裹,想了想,好像是昨天晚上收到的,那裏頭應該有法/國的包裹吧,便回答:「應該收到了,」仔細查看後,果真找到了一個包裝華麗,還特別用香水噴過的包裹。「那個包裝得特別噁心的便是你的嗎?」
「美/國你根本不懂哥哥的品味!那個香水哥哥我可是特地挑選過的!算了我就不跟你計較了,誰叫哥哥我可是寛宏大量的愛的國度呢!今天是你的獨立紀念日吧,哥哥我可是特地寄了一支家裏最高級的波爾多紅酒給你,獨立紀念日快樂啦,美國。」「法/國你特地打來就是為了說這嗎?那還真是謝謝了,不過你是不是忘了hero我不喝酒的啦,不過怎樣hero我也很高興哦!謝謝啦法/國!」
「不用客氣啦,跟你也相識一段時間了,這點小事不用客氣啦。那紅酒你不喝也總會有人喝,你便留著吧。不說了,哥哥現在正在和可愛的小姐一起吃飯品酒,我便先掛了喲~」
「法/國你又和人搭訕了啊,拜拜。」
切斷電話後,美/國也穿好衣服了。他起身走向廚房,倒了些水和果干,端着它們餵給了獨角獸,這是他每日的例行公事。雖然美/國看不見牠,但看到原本懸浮着的項圈忽然下垂了,及快速消失掉的果干和波紋汎起的水面,便知道對方吃的很滿足。美/國对着空氣嘗試摸了摸它的頭,感覺毛茸茸的,應該没有摸錯了。美/國為牠的食盤添加了水後,便出門買早餐了。
出門到mcXoland解決了早餐後,美國慢步在大街上,天上掛滿了各式各樣的彩旗,抬頭望上滿天都是紅丶藍白色,人們在街上歡呼喝彩著,揮舞著紅藍白色的國旗,樂隊奏響了高昂喜慶的音樂,助襯著街上的慶祝遊行。年輕的拉拉隊女娘們賣力的表演著,臉上滿佈開心興奮的神情。花車上的管弦樂團高昂的奏出了一首又一首喜慶的歌曲,更加升華了祭典的氣氛。忽然,不知是那戶人家拉起了彩炮,天上漫天彩紙,緩緩的降落到了地上。美/國穿梭着街上擠逼又興奮的子民,一道熟悉的聲音在背後響起,叫着美/國的名字,但美/國留意不到。接著那道聲音的主人仿彿沒有被民眾察覺到了一般,又接二連三的被撞倒,不停的呼喚美/國,但也同樣的沒有被對方察覺到。最後好不容易穿過人群,來到了美/國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美/國!終⋯⋯終於來到你⋯⋯你這邊了!」
「加/拿/大啊!你還好嗎,怎麼面紅氣喘的?話說你怎麼到這邊來了?」
加/拿/大一邊扶著美/國的肩膀,喘著氣,呼吸平息了下來後說道:「碰巧跟著上司來到你們這邊啦,你家的人還真是情緒高漲呢,完全注意不到我,費了我好大勁兒才穿過人群來到美/國你身邊。美/國你也是,我叫了你這麼多次你也注意不到,你和你家國民為什麼都一樣注意不到我呢?」
「哈哈抱歉,」美國露出爽朗的笑容説出了殘酷的現實:「加/拿/大你存在感實在太低了,因此我完全注意不到你啦!」
「怎麼會!」加/拿/大展現出一面沮喪的表情「我存在感真的就那麼低嗎?!」
「算了這也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今天是你的獨立紀念日吧,獨立紀念日快樂,美國!這是我送給你的生日禮物,給!」說完,加/拿/大便從口袋中拿出了禮物給美/國。
「哦!是楓蜜糖漿嗎!多謝你啦加/拿/大!這個塗在鬆餅上超好吃的!與鬆餅簡直是絕配!」美/國的眼睛像能迸出星星似的,興奮的擁抱了他的兄弟兼鄰國:「我真的超開心的,謝謝啦加/拿/大!」
「我就知道美/國你會喜歡這禮物的。長話不多說了,其實我今天還要趕着回去,我的上司很快便要回去了,今天來主要也只是為了送禮及慶祝而己,下次有機會再說吧。」
美/國一臉沮喪的表情,說道:「哦這麼快便要走了嗎加/拿/大,」接著又提起精神,向加/拿/大揮手道別:「下次有機會再聚會吧!」
送走加/拿/大後,美/國又看了一會遊行,便買了午飯回家吃,順便拆帶昨晚收到的包裹,也要為獨角獸換水了呢。
回到家後,美/國吃掉了午飯,為獨角獸換掉了食水,期間獨角獸一直蹭着美國的褲腳,美/國猜想牠可能是餓了,便到廚房撿了條胡蘿蔔,把它對著項圈一舉。果不其然,項圈猛地動了動,接著便聽到了清脆的咬菜聲,蘿蔔很快便消息不見了。初時美/國還是很怕的獨角獸的,特別是餵食的過程,食物忽然就會消息了,簡直就像幽靈一般。但餵著餵着,便習慣了這樣的情景,也就不再害怕了。
餵完獨角獸後,美/國便正式開始拆包裹了。一如所料,包裹都是各國寄來的生日禮物,法/國寄來了一支高級紅酒,伊雙子寄來了名牌時裝,西/班/牙寄來了一盒當做番茄,
普/魯/士寄來了德/國最新的不鏽鋼刀具,日/本寄來自家遊戲公司剛出的遊戲⋯⋯還有各種各樣的國家寄來的生日禮物,最奇怪的是俄羅斯寄來的禮物,他送來了一把AK-47!「那傢伙送來的禮物還是那麼難懂及莫名奇妙呢」美國無奈地看著俄/羅/斯送來的特別禮物說道「這次比以前送的向日葵種子,水管,一朵大向日葵更難懂呢,不過以前他送來的禮物更恐怖便是了,嗎不過hero我是不會害怕的!」
在那之後美/國去了見tony,tony送給了他一個神奇的外星機器,說了祝賀語後便乘著飛船走了。然後美國便在街上到處亂逛,與街上的民眾熱情地打着招呼,途中接到了上司和其他國家的祝賀電話,那個公子哥上司的電話還是那麼的霸道,不過其實美/國還是滿喜歡他的。買了獨立日蛋糕後和晚飯,天色己晩,美國也準備回家了。這次紀念日美/國難得的放棄了晩上的煙火匯演,而是選擇了回家觀看電視直播。回到家時,正好是直播開始的時間,美/國一般吃著他的晚餐漢堡包一般觀看直播,電視播放着美/國的國歌《星條旗》,盛放著一朵又一朵燦爛的煙火,從美/國自家的窗戶看出去,漆黑的天空被紅藍白三色盡情的塗鴉著,令黑夜也變得光明。這時有電話打來了,是日本的來電。
「你好,打擾了您不好意思,請問是美/國先生嗎?」
「噢是日/本啊!hero我是美/國沒錯哦!」
「美/國先生貴安,祝賀您獨立紀念日快樂。我這邊才剛剛起床,這麼晚才致電祝賀您實在非常抱歉。」
「謝謝啦日/本,」美/國笑著說:「你家那邊太陽才剛剛升起吧,只要你有這份心hero 便很開心了!對了,謝謝你送來的這份禮物,這幅遊戲我一直很想玩來着!」
「您滿意那份遊戲便好,美/國先生,聽着聲音,您家那邊請問是正在放煙火是嗎?」
「對哦,不過只是電視直播罷了。」
「那麼我就不阻礙您了,再見了美/國先生。」
「嗯!拜拜啦日本!」
當紅藍白色的煙火在漆黑的天空組合出美/國國旗,匯演達到了高潮,由管弘樂團奏出的國歌也奏至最後,激昂的音樂就此停止,電視發出了嘉賓及民眾的祝賀聲「America happy independent day!」
晚餐吃完,煙火又看完了,是吃甜點的時候了,然而美/國連蛋糕都沒有切好,只是平靜的看著玄關,一直看著,看著,全然注意不到時間的流逝。那雙如同藍天般蔚藍的雙眼平靜低下蘊藏着期待,像能迸出星星似的。眼中充滿著那個人的身影。
他在等著那個人
每年獨立日時間,都是第一個打電話來祝賀的那個人。
明明正在吐着血,但電話中卻堅持逞強祝賀的那個人。
每年都委託妖精,橫跨整個大西洋送禮給他的那個人。
看完美/國電影,總是會狠狠地嘲諷批評他的那個人。
知道自由鐘破裂,問需否修理卻被無禮拒絕的那個人。
在酒吧喝完酒後,每次都是要自己運他回去的那個人。
向他請求幫助後,總會推辭但最後一定答應的那個人。
忽然與他親吻時,總會面紅耳赤地推開自己的那個人。
眉毛很粗的那個人。
吻技很好的那個人。
身材嬌小的那個人
倔強害羞的那個人。
口是心非的那個人。
復古禮貌的那個人。
美國最愛的那個人。心心念念的那個人。
他還沒有打電話祝賀他。
妖精也還沒有送禮給他。
尚未切好的蛋糕等著那個人。
法國送的紅酒也尚沒有人喝。
連熱鬧的匯演也放棄了,一切只因為預期着他的到來。
一切都等著那個人的到來。
八點,門鎖沒有任何動靜。
九點,人們開始陸續回家。
十點,街上的店鋪也開始關門了。
十一點,依舊沒有任何人到來。
即使如此,美/國依舊在等著。他知道,那個人一定會來到的。
他一定會來的。
終於,門鎖的聲音在11:59分響起了。
懸浮的項圈也猛地衝向門邊。
從門中出來的那個人提着秦迪熊給美/國,說道:
「抱歉,美/國,發生了點小事被拖在了機場那裏很久,抱⋯⋯喂你干什麼忽然抱過來!」
美/國衝向英/國那裏,熱情地緊緊地抱住了他。
「噢英/國!我就知道你會來!」



嘗試寫了第一篇同人慶祝米诞,感覺寫得超差的,再次意識到我的文筆有多爛⋯⋯我嘗試表達出美/國收到了這麼多人的祝賀,但卻總感覺缺乏了什麼的感覺,但卻華麗的失敗了。這篇的設定是美/國沒有收到英/國的祝賀電話,又沒有收到禮物,依照自己對他的理解他知道英/國一定會親自到訪,因此即使等到了深夜大約十一點五十九分的時間依舊等着,最終果然等到了英/國。
另外也有些關於英/國的小彩蛋,英/國在機場發生的小事是他吐血吐得太厲害了,結果驚動到了機場人員,把他送去醫院去了,被迫在醫院接受檢查,甚至入了急征室,所以才會這麼遲才來到。另外還有一處小彩蛋,我寫得很隱晦,大家找找看吧www